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汽车  > 西北之北 我在看不够的界碑边升起国旗
[摘要] 国庆当天,每个人更是盛装出席。不久后,白哈巴迎来了入冬后最大的一场雪。界碑旁有一片松树林,俯瞰其轮廓颇像祖国的版图,官兵便称其为“中华林”。“西北之北,大雪纷飞。走不完的巡逻路,看不够的界碑……”后来

 

16岁的冬天,我从寒冷干燥的豫东平原北上参军。我坐公共汽车、火车和飞机,在新疆阿图什呆了两天一夜,成为一名守卫边境的士兵。服役16年后,蓦然回首,南疆的沙尘,北疆的风雪,高原的烈日,边境的冷岳,都深深印在我的心底。

穿越边境是我一生中最美的风景。

十年前的秋天,我在“西北第一岗”白坝边境公司工作。那里的冬天又深又冷,九月和十月开始下雪。当时,山里没有公路,持续半年的“封山期”只能靠自给自足。为了保证战友们的安全和成功,我将在国庆节前完成所有越冬物资的储存。直到新中国成立60周年,军队和地面联合组织了升旗仪式,我才推迟了我的行程。

白坝村居住着哈萨克、蒙古和维吾尔族,每周一的升旗仪式几乎无法撼动。国庆节那天,每个人都盛装出席。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,我被升旗仪式震惊了。

士兵们把国旗抛向天空的那一刻,国歌就在队伍中响起。无论是蒙古族老人还是哈萨克族无知的青年,每个人都跟着官兵的节奏,迎着刺骨的寒风,在心中唱着民族战争的歌曲。

队里有一个哈萨克男孩,名叫嘉恒甘森。他患有先天性认知障碍,在官兵的帮助下学会了阅读和唱歌。他唯一能唱的歌是《志愿者进行曲》。每次他举旗,那都是他最激动人心的时刻。

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时,村子里的少数民族不会说中文。官兵们在公司里设立了一个“汉语教学班”。许多人报名了,最想学国歌。

这座山太重了,每个人心中的祖国都不一样。在西北边境的这个小牧歌村,她同样伟大而神圣。

不久之后,百花迎来了自冬天以来最大的降雪。一夜之间,这个孤立的前哨就像一艘漂浮在雪海的小船,封山期开始了。在封山期间,人们最担心的是供水和停电。公司喝雪水,电力主要由柴油发电机提供。当地下管道冻结或发电机损坏时,生活变得特别困难。

不过,只要有机会,我还是会骑着骏马,扛着钢枪穿越风雪里边境,看看边境上的界碑。

在其他人眼里,界碑可能只是砖块和石头,但在我们心中,它们的重量超过1000磅。

关山时期的时间非常缓慢。日子就像边界河中的冰水,似乎静止不动。每天,我都会站在二楼俱乐部的窗户前,透过玻璃看远处的雪山。直到第二年的四月和五月,山上的雪看起来像是一件从线上扯下来的白色毛衣。渐渐地,它消失在山顶,露出山坡上大片松树。春天就要来了。

界碑旁有一片松林,俯瞰其轮廓颇像祖国的领土。官兵称之为“中国森林”。为了使“中国森林”名副其实,一批官兵不断被修剪、移植和补种。每个国庆节,每个人都会在这里巡逻,站在“中国森林”前宣誓,用响亮的誓言喊出他们的忠诚。

“西北偏北,大雪纷飞。之后,我写了一首关于边防的歌。这首歌“西北偏北”在朋友圈子里“闪现”了好几天。

祖国的边界变得越来越美丽。白坝已经修建了一条高速公路,并接通了电源。该网络还覆盖了周围的牧区。将来不会有“封山”。在信息发展的时代,牧民变得富裕起来,忙于旅游业的发展。然而,周一的升旗仪式从未停止。每个家庭的门楣都用国旗装饰。徐来的凉风看起来像红海。

今年的国庆节是新中国的70岁生日。除了升旗仪式,白哈巴还在忙着筹备一个主题派对。除了维吾尔族的“麦西莱夫”、哈萨克的“黑马”和蒙古的碗顶舞之外,我和我的同志们还为晚会写了一首歌“为祖国站岗”,只等着军队和人民那天在同一个舞台上庆祝。

每次我度假回家,我的朋友总是问我,“边境太苦了。你为什么总是说边境很美?”"当了这么久的兵,你不会真的厌倦吗?"事实上,我想告诉他们,边境上最美丽的不是风景,而是守卫它的人群。他们已经从无知变成了明眼人,从当兵变成了有钱人,从有了家庭和国家。他们追求的不是一个人的利益,而是一个国家的安全。

阿尔泰山产品丰富,每个哨所都位于边疆。许多偷猎者和偷猎者总是使用各种手段来避免审问、撤退到山里或越过边境。我听过许多老兵谈论他们与强盗搏斗的智慧和勇气。我不能停止听到像狼报恩,熊袭击营地,和山贼跟踪神秘路线这样的故事。我希望这些故事能够传到铁甲营地和溪流中的士兵,以便以后的同志们能够继续以同样的精神写这些故事。

守住边防线,营造一种终生守边的感觉。桌子上的日历越来越薄,这表明我的军事时间快用完了。我知道无论我从现在开始去哪里,边境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,保卫边境的感觉永远不会改变。

(感谢“哨兵1”对该草案的支持)

澳门真人娱乐 极速快3app 500万彩票网